• S.M.之角色扮演

    日期:2010-09-20 | 分类:喜剧片 | Tags:

    男:我给你带上狗★链,牵你在屋里散步,你汪汪叫两声,再爬过来舔★我。

    女:我不演。你把狗链带上。

    男:可你从来都不是S 啊!

    女:我是M,对当S确实没兴趣,但主★人★和★母★狗太普通了,这次要换个新的。我都想好了,可刺激了。你先把狗链带上,我跟你说说戏。

    男:行!

    女:我觉得说戏之前,还是你先讲讲你的想法和期望吧。

    男:你演猫我追咬你?

    女:不对,比这刺激。

    男:你演老鼠我多管闲事?

    女:不对,更刺激。

    男:你本色出演寂★寞★少★妇咱俩人★与★兽?

    女:还是不对……我演肉包子,一动不动。

    男:啊?

    女:可我内心戏很激烈的!狗爷,你放过我吧狗爷!我是豆包,没有肉啊!听见没听见没?然后你闻闻我,确定我是豆包,因为你有鼻炎。最后你就垂头丧气地滚蛋了。

    男:……

  • 请用老译制片配音般的腔调阅读此段尖情

    日期:2010-08-01 | 分类:动作片 | Tags:

    男:您的胸部很伟岸。
    女:希望您能喜欢。
    男:您的胸怀也很博大。
    女:跟您比还有差距。
    男: 面对您的勾引我实在无法淡定。
    女:我感觉您很淡定,事实上您完全不如我预期中冲动,所以我正在忐忑地揣度您是否对如沉睡中幼猫般的小 r 房有执著偏好。
    男:您什么时间方便?我有必要向您亲身力证我更倾向于大白兔白又白蹦蹦跳跳真可爱。
    女:您认真的?还是开玩笑?
    男:我认为上面的对话已经完全超越了插科打诨的界限。
    女:那么请您先冷静再考虑三天至一周,穷尽一切可能后再决定,别干让自己后悔的事,我除了来月经之外都方便。
    男:歼情如射门最要不得的就是犹豫,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女:勾引如伦巴有一进则有一退,我义无反顾你必百般推脱,我犹豫不决你才万般引诱。您对金岳霖了解吗?熊十力呢?
    男:这话题跳转也太快了。
    女:为帮助您冷静。也为请您在我阅读《论道》和《新唯识论》遇到困难时不吝赐教。
    男:你这样频繁切换主题,让我一会儿启动大头一会儿启动小头,很伤硬盘的。
    女:长此以往你一定会成长为两头都灵泛的奇男子。
    男:讲一下金岳霖和林徽因的风月我倒是很乐意,讲《论道》我就很冷静了,如果要讲熊十力我就全痿掉了。
    女:不要悲观,咱们很可能在某次学术氛围浓郁的会议上偶遇,就近找个卫生间就成就了歼情,不需要讲别人的风月助兴,还不用开房,多快好省又刺激。
    男:那种环境……
    女:相信我,什么样的环境我都能帮您对付。
    男:细节可以再议,达成合作意向就好。
    女:祝我们合作愉快?
    男:合作愉快。

  • 不仅自己可见

    日期:2010-06-23 | 分类:纪录片 | Tags:

  • 大黄还是爱我的

    日期:2009-11-09 | 分类:文艺片 | Tags:

    2009-07-13 17:36:52

    1、
    我昨天的梦阵容可强大了——
    第一段儿,我和徐静蕾是同寝室的,她收拾了一大包旧衣服要捐灾区,还恋恋不舍地挑出一套绿色旧运动装,又穿了一下,说:太低腰了,一动就容易露屁股,还是捐了吧。
    依稀仿佛她还跟我聊了一会儿王朔,就是说王朔当年出版一本书多么周折之类的。
    然后,梦就拐到德云社去了,郭德纲带着何云伟和李菁,他们仨的皮带扣分别是红绿黄灯,在演什么宣传遵守交通规则的相声剧。

    2、
    前天夜里两点左右,我听见咚的一声巨响,伴随着叮哩浪荡的铃铛响,大黄又诡异地重现了
    诡异地就像它当初的消失
    我家住顶楼,也许它是上楼顶抓鸟去了,又也许它顺着排水管下楼鬼混去了
    无论如何,没受伤,全须全尾的回来了
    弄得我跟个二逼似的着急,还哭,太可恶了

    3、
    每天我还是要去喂那只咬了我和我男人的漂亮三花猫
    大黄一回来,我感觉三花也没有当初那么惊艳了
    我就是有色迷心窍病
    这个三花,我给它起名儿了,叫毒牙

  • 我的猫丢了

    日期:2009-11-09 | 分类:文艺片 | Tags:

      我的猫丢了。
      
      就像平白消失在空气里了,就像它自己把自己从抽水马桶冲走了。12点我还听见它脖子上铃铛在叮铃。可这会儿我把家翻了个底朝天也找不到它。
      
      我想不通这是怎么回事。它就是不见了。

      这只猫捡回来的时候是个小小的黄绒球,像块甜美的小点心,母的。现在两岁多吧,它脾气很怪,孤僻,敏感,脆弱,不亲人,不撒娇,反正没有宠物的样儿。

      我承认我越来越嫌弃它了,我想过有一天它死了或者丢了,我就要再选一只对自己宠物身份理解和认识更深刻的猫咪代替它。

      但它现在不在我身边,我想死它了,想它的小黄毛儿,玻璃眼睛,粉鼻子,嘴唇上的黑痣,小白蹄子——它的蹄子格外小,走起路来像个踮着脚尖的芭蕾女郎。

      我看见很多养猫的人,根据猫的性别称猫为他或她,我刻意地一直用它,就是为了保持距离,防止跟猫感情太深导致不得不分开的那天悲伤得承受不住。

      我还养死过另一只猫,那只猫三个月大就暴病而死,它的生命太短了,我还没来得及厌烦它和对它坏,它还没来得及承受什么痛苦。所以我仅仅为它难过了一礼拜就恢复了。

      但这一只,跟我两年多,我亲过它也打过它,喂它吃肉喂到它吐过,也疏于照顾让它挨饿过,我还离开家把它独自留在房间里一个多礼拜过,等我回来它看见我像疯了一样的挂在我腿上嗷嗷大叫不肯下去指甲穿过牛仔裤抠进我的肉里,它以为我不要它了。

      但它现在不要我了,我难过死了。

      我又想起那个人警告我:迟早有一天,一切都将离你而去。我很狂地回应他:错了,应该是迟早有一天,我将离一切而去。可我真的远没有自己想象的牛逼。

      别离开我,别离开我,别离开我,别离开我……